有人常给老婆打电话

(作者:杨志科)

树树用拳头砸着自己的大腿,胳膊在空中胡乱抡着,苦闷着,气恼着。气恼的原因很简单,他发现一个陌生男人经常给他的老婆打电话。昨天晚上树树和老婆正在看电视,看着看着老婆的电话响了,树树赶紧关掉电视声音,立马就听出又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老婆接起电话,避开树树跑到外边说去了。树树悄悄起身在离老婆不远的地方偷听,陌生男人的声音听不真切,只听老婆兴奋地说着对对、是是。树树气得真想随着电波去揍揍那个臭男人。老婆接毕电话,树树气得问:"哪个相好的给你打的电话?约你去哪儿?看你兴奋的那个样子!"老婆扭着头,瞪着眼,故意笑着说:"就不告诉你。我爱与谁说就与谁说,这是我的自由,你少干涉。"树树气得脸涨得紫红,都有人给他戴绿帽子了,还不准他说,岂有此理!

树树曾趁老婆睡着的机会偷偷查过这个电话号码,是本市的,可是在什么地方他就不清楚了。树树就用他的手机拨打这个号,想问清到底是谁,在什么地方,他好找上门去。可是不知是不是对方不接陌生电话,还是怎么的,听起来电话是通的,就是不接,再打再打还是不接。可是就是这个电话号码,就是这个电话的主人经常给他的老婆打电话。他在家时老婆就边听边高兴着,他不在家时两人还不知说什么,怎么说呢。树树苦想着,这个男人与他的老婆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朋友?情人?性伙伴?树树实在不敢多想。可是不想,这个通话的事实铁一样存在着;不想,你就是一个冤大头,是一个十足的二货;不想,到时候人家要拐跑你的老婆你还蒙在鼓里,说不定还乐滋滋地为她送行哩。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树树提出,换掉老婆的手机号。老婆不但不换,还问他是不是有病。树树又提出,不要接那个臭男人的电话。老婆还是老话,这是她的自由,谁也管不着。树树还想趁老婆熟睡的机会毁掉老婆的手机卡。可是这样一来势必引起两人的大吵大闹。树树不愿大吵大闹,再说他还不一定就能在吵闹中取胜。这可怎么办?树树捻着胡须搔着头发苦想着。想着想着,忽然树树一阵高兴,一个妙法出现在他的脑际。一想到这个妙法,树树就拍着自己的脑门说怎么这么笨,才想起来。这个妙法很简单,就是将他列入黑名单。这天晚上,树树趁老婆熟睡之际,拿出老婆的手机将那个臭男人的号列入了黑名单。

现代科技就是好,这个妙法太管用了。树树注意听过再没有这个号响过,那个臭男人的声音再没有亲吻过老婆的耳膜。树树得意,老婆看起来精明,其实有时候也是一个马大哈,大意的时候也不少,要不然他就不会得逞。树树看到老婆为没有接到那个臭男人的电话而着急过,烦躁过。树树偷偷地乐着,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老婆终于耐不住了,一天她像问自己又像问树树:"怎么总不见他的电话呢?他是不是上哪儿去了,怎么一直不打电话?我的十字绣......"树树一听马上问:"十字绣怎么样?"树树老婆做十字绣,而且做得很细致很漂亮。老婆这才说:"你说的那个陌生男人,他是一个经纪人,就是他看中了我的十字绣,给我联系销路,已经有十几幅让他给推销出去了。"树树赶紧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老婆说:"我不愿意让你掺和。你这个人有点贪心不足,漫天要价,你一掺和生意就黄了。"树树忏悔地说:"是我不对。我错了。你的十字绣有更多的人喜欢,我也高兴。再说还给咱家增加收入。"老婆说,高兴啥哩,最近十几天了人家一直没有打电话。树树说那你给他打呀。老婆说,他这人有点怪。他只给你打,从不接你的电话。树树这才尴尬地笑着说:"不是他不打,是他打不通。我把他列入了黑名单。"老婆一听气得说,原来是你捣的鬼,你赔我的损失!

(作者:贺清华)

这趟列车是从广州开往郑州的普快,车上挤满了回家过年的民工。曾爽站在车厢的中间,前后左右的人夹得他喘不过气。

列车开了两个小时之后,曾爽感到有些尿意了。脑子里一有了这个念头,他就觉得非尿不可。卫生间在车厢的尽头,要走到那里,必须穿过人挤人的过道。

曾爽转过身,奋力向卫生间那边挤去,可是过道里的人真可谓水泼不进。他一边挤一边喊道:"请让让,我要上卫(嗯哦我还要啊好爽用力) 生间......"硬挤了几分钟,人却还在原地,他不由又急又气。

这时,旁边位置上一个光头小伙子探头朝卫生间方向望了一眼,转头对同伴说:"我去方便一下,你帮我看着座位,别让人坐了。"

说完,小伙子站起身,一使劲就从曾爽身边挤了过去。接着,只见小伙子在人群里像条鱼一样东突西窜,不几分钟就到了车厢的尽头,顺利进了卫生间。

曾爽昂着头直看得傻了眼,心里佩服得不得了。他想人家能过去,自己咋就不行呢?想到这里,他一咬牙,闷哼一声,又往前挤去。这次曾爽是拼了命的挤,挤着挤着,那上卫生间的小伙子居然又挤了回来,很快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曾爽一看人家都方便回来了,自己还在原地,就有些羞愧,于是更加奋力朝前挤了。一个多小时后,曾爽终于满头大汗地挤到了过道中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衬衫已被汗水打湿,也许是出汗太多的缘故,他居然不想尿了。一时间,他感到非常搞笑,自嘲地摇摇头站在过道里喘息。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光头小伙子居然又从曾爽身边挤了过去,进了卫生间。曾爽有些目瞪口呆,他等小伙子挤回来,讨好地问道:"大哥,你可真行。你教教我,怎样挤才能快速挤过来?"

小伙子打量一番曾爽,说:"兄弟,我这功夫可不是一日两日能学会的。我实话告诉你,三年前,我也像你一样站在这过道里想上卫生间可就是挤不过去,那次我在列车上憋尿憋了十多个小时。"

曾爽急急问道:"那你现在咋又能那么快就挤过去了?"

小伙子笑了,说:"有了那次经历,回厂上班以后我就参加了篮球队,苦练篮球的带球过人,现在我是球队的前锋。这列车上上卫生间就和打篮球一样,你要学会闪展腾挪,抢位换位,不然,你就只有憋尿了......"

说完,小伙子擦身从曾爽身边挤过去,一眨眼就没入了人流里。两分钟后,小伙子回到座位上坐下。

曾爽傻傻地望着小伙子的身影,他没想到这列车上上卫生间居然可以和打篮球扯上关系,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参加篮球队了。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尿意重又袭上心头,他想明年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加入厂里的篮球队,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紧上趟卫生间吧!这么想着,他赶紧往前挤去,一边挤一边喊道:"请让让,我要上卫生间......"

(作者:廖长勇) (推荐今好养生网,www.ijinhao.cn)

福利院可热闹了。

一大早,福利院还没有开门,冉老汉就闹开了:"你给老子滚出来,海青。"海青是一个50多岁的光棍汉,刚刚进这里来没几天。

"海青,快点起来,外面有个老汉找你。"福利院管事的在二楼一个房间门口喊。

"莫张他,是个疯子。"海青在房里说,就是不起来。

"海青,给老子滚出来说清楚。"冉老汉用一个棍子开始敲打福利院的大铁门了。在他的后边,一匹枣红色母马正呵着热气,不时晃荡一下头上的铃铛。

福利院里住的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孤寡老人。在冉老汉的闹腾下,大家都起来了。不少人看来都很怨恨他扰了自己的清梦,指责管事的怎么不把他放进来。

管事的到门口来问冉老汉:"一大早就闹,你是谁啊?"

"我是他老汉!叫他出来见我。"

"别信他,我认不得他。"楼上传来海青的声音,但还是没看见他从房里出来。

"你要来这里我没有意见,但你总不能偷我的钱啊。"

"我没偷,我就卖了那匹小马,交了这里的入院费。"

管事的听两人的言语,心里有了底,就把冉老汉让进去了。所有人之前都不晓得海青的来头,这下都好奇起来围到冉老汉身边,探个究竟。

原来,半个月前乡里管民政的到冉老汉家去动员他,叫他把单身的儿子送到福利院去享福。冉老汉不同意,说自己两爷子相依为命几十年,现在自己八十几岁了,海青走了自己水都挑不回来,要去两爷子一起去。民政的说,要去只能海青去,冉老汉有儿子海青不符合入院要求。这样,谈僵了。海青在一边却有了自己的盘算。

好半天,海青下楼来了。冉老汉说:"跟我回去过,这里不自由。"

"我才不,这里吃好住好,还没有人打我。"

"老子打你是为你好呀,是教育你好的。"

"你要我挑水,要我作饭,还要我放马儿,就是不给我找媳妇。"

"你没得媳妇,我也没得媳妇沙。"

大家看冉老汉两爷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明白了一个事实:海青大脑不太灵光,弱智。管事的就劝冉老汉先回去,等民政的领导来了再说。

冉老汉说:"不放海青跟我回去,我也不走了。"

海青说:"你来,是不是看到这里有媳妇哦?"海青指了指那些老奶奶。

老奶奶们就哭笑不得。

这里的情况乡民政的知道后,赶了过来。民政的说:"冉老汉,你给国家生个海青,是给社会增加了负担,现在国家主动帮你解决,你还来造乱子,有点不对头哦。"

冉老汉说:"海青能够帮我干活,能够养活我,你们把他弄来享福,我就得饿死。"

海青说:"我晓得你是想进来跟我抢媳妇。"

冉老汉脸清一阵白一阵,走出福利院大门,跨上自己枣红色母马,狠狠给它一鞭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站长推荐阅读:
·gif邪恶动态图 摸胸动态图 www.xedtt邪恶动态图
·另类情感 ●哥哥我要,哥哥总是找旅馆和我开房
·美文赏析 有关残疾人的名言
·两性故事 猎艳江湖的老大 按住我的头捏开我的嘴往他双腿间去
·情感隐私 丈夫竟在办公室偷情 多种新解动作轮番上演
·励志语录 犹太人的励志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