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处

<

  摘要:看着这些泪痕斑斑的字迹,我的心隐隐发痛。在稍稍犹豫之后,我心怀忐忑地拨响了报警电话,直到电话接通后,我方才想起自己竟然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最最关键的是,直到这时,我猛然记起——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有案底的人……一

  我坐在窗前,一会儿抬眼看看黯淡的星空,一会儿偏头看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好像在想些什么,其实心里一点也没有想。如果用一个准确点的词来概括我当时的状态,那就是“发呆”。

  “哎,你还发什么呆呀!要不,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她轻轻推开我虚掩着的房门,倚靠着门框,一脸关切地望着我说。

  我轻轻地回过头,冲她浅浅一笑,尔后用力摇摇头。

  我和她是邻居,是同租住在一栋阁楼上的邻居。虽然彼此做邻居有大半年时间了,但我和她一点也不熟。

  二

  这是一座城中村,土木结构的双层客家阁楼一栋挨着一栋,我和她就租住在临街的一栋有点历史的阁楼上。

  时间回溯到半年前,正想找个偏僻点的地方租间小房子码字的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则特别的“约租”广告:阁楼一间,美女相伴,觅投缘的合租者,非诚勿扰。后面是该出租屋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我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应约而至的是一个高挑的长发美女,在用警惕的目光扫视了我半天之后,她甩了甩头发,浅浅地笑了笑,然后开口问我:“先生,是你要租房吗?得先申明的是,我这里有一个规矩:这房子只租给未婚者,不知先生你婚否?”

  我有点忍俊不禁,这是哪门子规矩呀,连租个房都要设置这么奇葩的条件!

  但转念一想,能与这样的美女为伴是多么惬意美好的事啊!容不得多想,我赶紧一边点头一边理直气壮地回答:“靓女,是我要租房。我未婚,完全符合你的条件!”

  其实“未婚”只是这位美女众多“约租”条件中的一个。好在她似乎对我的印象还不错,特别是从我口中得知我是一个靠码字为生的末流写作者之后,她更是对我肃然起敬,一口认定我就是她要寻找的最佳合租者。< <

  三

  名义上说是合租,其实是各自租住完全分隔开来的两个独立的房间,只不过共用一个洗手间罢了。房子是长发美女从房东手里租过来,再分租给我的。据说,此前与她合租的人也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后来被一个老男人接走了,而我只不过是当初众多应租者当中最“幸运”的那个。长发美女之所以选择我做合租者,最最关键的应该是我样子面善老实,而且长相也不错,看起来顺眼。这些讯息,都是楼下那间小杂货店的胖女人无意间透露给我的。

  我一直想从长发美女那里得到一点这些讯息的佐证,遗憾的是,尽管我与她长期毗邻而居,却没有多少照面的机会。即使有时偶尔在楼道里不期而遇,她也只是朝我微微一笑,然后匆匆而过。唯一有机会跟她搭讪几句的是每月她来向我收房租那天。每一次,她都是先轻轻咳嗽两声,接着敲几下门板,然后再轻轻推开我那一直虚掩着的房门,倚靠在门框上说:“大作家,该交房租了!”

  每每这时,我就从临窗的那张破书桌前匆匆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房租费,几步上前,把钱递到她手里。“靓女,你数数,看数目对不对?”每一次,我都是这么说。每一次,我都指望能趁长发美女数钱的时候能跟她闲聊几句。但,遗憾的是,每一次,长发美女都是一接过钱,连数也没数就揣进兜里走开了,唯独留下一个怅然若失的我望着昏暗的楼道发呆。

  四

  坦然地说,我对长发美女充满了好奇心。

  我属于白天睡觉晚上码字的那类整天做着白日梦的末流写作者,长发美女同样也属于白天闭门睡觉的那种类型,与我稍微不同的是,她经常晚上整宿不归。

  我最初以为她在工厂里上班,后来才发觉她的外出时间一点也不规律,不太像在正规工厂上班的样子,于是就试探性地向楼下杂货店的胖女人打听了几次,但只要涉及这个话题,那原本很八卦的胖女人竟然一反常态地笑而不语了。纳闷之余,我暗暗地关注长发美女的私生活,观察了很久,却一无所获。不过,后来我还是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在与长发美女合租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我从来没看见任何人光顾过她的房间,也没见过她与其他什么人来往。我每每与之匆匆照面,见到的也大多是她那副落落寡欢的落寞神态。

  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这长发美女冷艳、孤僻、神秘!<

  五

  与这样一位独身大美女毗邻而居,如果我说自己从来没有萌生过一丝非分之想,那绝对是骗人的假话,但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我把有关长发美女的所有臆念都当作了诱发灵感的催化剂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天,长发美女竟然会主动来邀约我出去走走。

  我受宠若惊,怦然动了心,但在本能的戒备心理的驱使下,我冲她浅浅一笑,尔后用力摇了摇头。

  她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一丝失落。在尴尬地笑了笑之后,转身下了楼。

  我若有所失地站在原地,直到她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在空气里,我才飞快地跑到窗前,趴在窗口往外望,我很希望看到长发美女从窗外小巷飘过的身影,但很遗憾,昏黄的路灯下,除了熙熙攘攘的陌生人群外,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一晚,我一个字也码不出,我的脑海全是长发美女幻化的身影。冥冥之中,我有一个预感,或许有什么事要发生。

  六

  果不其然,自从那晚长发美女独自外出之后,我似乎已经有五六天没有听到隔壁房的动静了。联想起她外出时那副尴尬、落寞而复杂的神态,我的心里猛地一惊:难道长发美女那天出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快步下到一楼,在稍稍踌躇了一会之后,试探性地开口问杂货店的胖女人,问她这几天有没有见到过那位长发美女?

  杂货店女老板当时正斜躺在小店门口的一张藤椅上晒太阳,听我提及长发美女,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跳起来,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我问:“那么关心她,是不是对人家有那个意思呀?”

  我连连摇头,我想向胖女人解释一点什么,又怕自己辞不达意,加重她对我的误会,只得违心地说:“随便问问而已。”

  “哈哈,随便问问?”胖女人笑得有点暧昧,“跟你认识了这么久,就没见你关心过我的问题?”

  尽管知道这是胖女人在故意取笑我,但我还是感到有些难堪。为了缓解尴尬,我只得向胖女人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在这里租住了大半年,我从来没见过那姑娘单独外出过这么长时间,她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胖女人摊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我不好再跟她说什么,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窗前发呆。但毫无疑问,我的脑海全是长发美女的影子……七

  大概又过了四五天,当时我正伏在桌上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把我从漫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脚步声是朝隔壁的房间传开去的,我意识到长发美女回来了,来不及多想,我搁下手中的“工作”,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房门,来到长发美女的房间门口。

  “靓女,你回来了!”我冲着正弯腰整理鞋袜的长发美女热情地打招呼。

  “回来了。”长发美女抬起头来,友好地朝我笑了笑。

  但也就在这一瞬,我傻眼了,眼前的长发女孩鼻青脸肿,哪里还有昔日的靓丽模样?

  “你……你怎么了?”我惊讶地问。

  “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长发女孩苦笑了一下,然后示意我坐一坐。

  我拘谨地坐了下来。

  我想询问她一点什么,却一时不知从何处开口。好半天,我才老老实实地问了一句:“这些天你去哪里了呀?这么久没见你,我们一直替你担心呢!”

  “谢谢你的关心,我……我出去办了一点事。”她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便起身告辞。

  “大作家,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才聊一句话就要走了?是不是嫌我现在的样子难看?”长发女孩耸耸肩,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赶紧解释。

  “那谢谢你来看我!”长发女孩一边说一边不自觉地用手摸摸自己红肿的脸,顿了顿,她加了一句:“看来我当初没有看错人。如果你感兴趣,我真希望你有空陪我聊聊天,我讲我的故事给你听。”

  当时我正准备迈步跨出她的房门,听她这么说,我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如果我现在就想听你的故事,行么?”我扶着门框直盯盯地看着她,极力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她看看我,又看看窗外,尔后朝我点了点头。

  八

  “我是一个命苦的人。”长发女孩一开口就这么说。

  坐在她的面前,看着她那张鼻青脸肿的面孔,听她对自己如此“定位”,我感慨颇多。为了不影响她的思路,我没有出声,冲她会意地点点头,示意她接着讲下去。

  “你知道半年前我为何要选择你做合租伙伴吗?”她的第二句话令我惊讶,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我的身上。

  我极力遮掩着自己内心的急切,我盯着她的双眼,强作镇定般地摇了摇头。

  “如果我说你像极了我的初恋,也即把我拉入万劫不复的过去的那个人,你会认为我是在编故事吗?”长发女孩仰起头甩了甩头发,双眼朝我射来一道寒光。

  我像极了她的初恋?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九

  故事得从她14岁时辍学那事说起,读完初一,她的继父死活也不同意让品学兼优她继续上学,这事引起了她的几位老师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她后来的初恋——她那年轻的语文老师。为了能让她重新回到学校,几位老师轮番到她家里做其家长的思想工作,年轻的语文老师甚至当面承诺自愿替她负担初中阶段的所有学习费用。尽管如此,她那重男轻女观念严重的继父依然不肯让她上学。就这样,她在众人的惋惜声中辍学了。

  辍学之后,她去街上一家理发店当了名学徒。大概是她辍学之后的第三周,她那年轻的语文老师恰好来理发店理发。见到自己的老师,特别是这个曾当面承诺自愿替自己负担初中阶段的所有学习费用的年轻语文老师,她倍感亲切。当时店里刚好没有其他人,她就一边替老师理发,一边诉说着对老师的感激。那语文老师是过来人,当然能从这个懵懂女孩的话语里读出她对自己的那份朦朦胧胧的倾慕。于是,在离别时,趁四下无人,他有意无意捏了一下她的小手,并用暧昧得不能再暧昧的口吻附在她的耳根说:“你好可爱!我很喜欢你!”

  十

  毫不夸张地说,语文老师的这句话重重地撞开了她懵懂的心扉。在之后的几天下,她的整个心里全是那位语文老师潇洒帅气的形象。她弄不明白语文老师为何要对她说那样的话,也不知道语文老师究竟喜欢自己什么,她只知道,语文老师是个好人,曾当着众人的面说要替她出钱让她读完初中……她只知道,自己喜欢跟语文老师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她同语文老师在街头不期而遇。

  “老师,你去哪里?”她同他打招呼。

  “很无聊,一个人随便走走。”他冲她一笑道。

  “我现在有空,老师,要不我陪你走走吧?”她涨红着脸鼓起勇气对他说。

  “去哪里走呢?我刚来不久,对你们这个地方不熟。”他巧妙地答应了她。

  听到他答应了自己,她心里一阵雀跃,“老师,走,我带你去爬水库边的小山,如何?”

  他跟在她身后,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天快黑了,就在这里走走算了,哪天有空多约几个伴再去爬山吧。”他显然是在欲擒故纵。

  “老师,不远,就在前边,几分钟就到的。”她望着他,眸子里有种难以名状的依恋。

  他会意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果然不远,几分钟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水库边,此时天已暗下来,昏黄而朦胧的夜色下,清幽的湖水倒影着连绵的群山,显得更加冷寂和幽深。

  她和他静坐在水库旁的山道旁,望着静谧的夜空发呆。

  突然,他一把拽过她的小手,亲昵地说:“你好可爱,我真的很喜欢你!”

  她没有挣扎,任由他用宽厚的手掌摩挲着自己的手心。好半天,好半天,她才昂起头问:“老师,你不会骗我吧?你真的喜欢我么?”

  “是真的喜欢!”他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子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肆意游离着……她感到一阵眩晕,任由他把自己平放在柔软的草地上。在他娴熟的引导下,在撕裂的痛楚中,她把自己的第一次完整地交给了他……那一天,她刚好过完自己14岁的生日。

  事后,虽然多少有些遗憾,但她并不后悔,因为一切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

  十一

  说到这里,长发女孩早已满眼泪花了,我不知如何安慰她。

  “你故事里的那个语文老师,就是你前面说过的像极了我的那个人吗?”见她一直无法从故事中走出来,我只好见机插话,抛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长发女孩点点头,硕大的泪珠从她红肿的眼眶里溢出,滚落在她红斑点点的肿胀的脸颊上。

  我有种预感,她的鼻青脸肿,断然不是她轻描淡写所说的那样因摔跤所致,或许与她刚刚讲叙的那段故事中那个像极了我的夺去了她处女身的语文老师有关。

  果然,在她稍稍平静之后,她问我:“是不是真正的坏人都有一张虚假的伪装面孔?”

  <
站长推荐阅读:
·另类情感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季情侣约会做些什么
·两性故事 口述:亲眼所见 娱乐场所糜烂奢侈的一幕
·励志语录 吴伯箫:向海洋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英语励志美文精华10:奉献是支付租金(mp3)
·口述实录 诱惑少妇技对“变态”的霸王老公
·励志语录 关于吃苦耐劳的经典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