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整容医生爱上自己的病人|一个无解的游戏

  这是一个无解的游戏————爱情有时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爱上自己的病人,对我来说并非是件容易的事。虽然有过一些或明或暗的追求者,但你可以想象,大部分从我这里走出去的女人对我来说,都日是“作品”。


口述情感:整容医生爱上自己的病人|一个无解的游戏

  丁小雯很特别。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不见火气,不见锋芒,不见野心。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多见。我见惯其他病人在手术前的指手画脚(我可以理解,毕竟是关乎脸的大事),可小雯,只轻轻说了一句:“我相信你”,就全权放手给我。这样的信任让我感觉舒月及,因此也更加用心地为她进行了鼻子的假体植入手术,直接帮她跃升为五官立体的美女行列。

  出院后的小雯逐渐对我透露好感,我有些惊喜,也很激动,但是否应该接受,我犹豫过。在此之前,我有过一段恋情,结果不欢而散。我很担心这一次会重蹈覆辙。

  在这个行业呆久了,有一点我很清楚:会来整容医院的女人,至少有一点是相似的,那就是:都有完美主义倾向,甚至是强迫症。

  当然后来我和小雯还是在甲起了。恋爱后,我们有过甜蜜的时光。

  但很快,我就在小雯身上验证了我的猜想。和前女友不同的是,她的完美主义不表现在对整容孜孜不怠的追求上,而表现在:她要求我们是彼此世界里,没有血缘关系的唯一异性。

  可是这对我来说当然是不可能的。我的工作就是和异性打交道。于是小雯退而求其次,将要求调整为除工作关系外,不和无血缘关系的异性保持联络。对这个要求,她确实能身体力行,她的所有社交网络的账号和密码对我敞开;工作外,她从不和异性聊天;有一次她甚至将一个追求者的电话交给我,让我和对方说话,以证明她完全不在乎对方的感受。

  我应该感动吧。我也确实感动。虽然实际上我觉得,她原本可以对那个可冷的男人采取更温和一点的方式。对于小雯这种极端的方式,我却无法以同样的极端相报答,她对此非常失望。争吵的时候,小雯曾经说,我这个人就是贾宝玉脾气,就是享受被女人包围的感觉。

  我承认,我善于和女人打交道,不然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份职业。我出生在有三个姐姐的家庭里:和母亲的关系也很亲密,我了解女人,也希望帮助他们活得更开心。

  但是和女人打交道绝不意味着对爱人不忠诚,这条界限始终明确地在我的心里,只是小雯不愿意相信也无法相信。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她才是那个界限模糊的人,所以才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例如有一次,她发现我的信用卡账单上有项链的购买记录,她怀疑我送给了某个女病人。后来我不得不当面打电话,才证明那条项链是我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

  我说过,我的病人很多都有完美主义倾向。除此之外,姻门还常常有各种情绪问题,例如因为自卑产生的抑郁,或因为自视甚高产生的不善与人交往。偶尔他了门会打电话来求助我术后保养问题或倾诉一些生活的苦恼,而我无法拒绝。我对工作范围的理解,绝不是下了手术台就算完了。我给病人一张新的脸,也希望能帮助她们学会怎样用这张新的脸庞去生活。

  小雯对我的解释嗤之以鼻。她说我是整容医生,又不是心理医生。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于是利用业余时间我考了心理医生执照‘。结果引来小雯更大的愤怒:“你就不应该把电话号码给她们!”

  我突然有点说不出话来。我想问:如果当初我不曾把电话号码给你,我们之间又怎么会开始。但我随即又想到,也许这才是小雯真正的心病。正因为我俩是这样开始的,所以她才无法相信我和其他病人只会停留在医患的关系上。

  这个发现让我真正的累觉不爱。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爱清,是无解的游戏。而面前这个满脸戾气的小雯。已经再也回不到最初我爱上她的模样。


站长推荐阅读: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英语励志美文精华10:奉献是支付租金(mp3)
·另类情感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季情侣约会做些什么
·励志语录 吴伯箫:向海洋
·口述实录 诱惑少妇技对“变态”的霸王老公
·两性故事 口述:亲眼所见 娱乐场所糜烂奢侈的一幕
·励志语录 关于吃苦耐劳的经典名言